所在位置:首页 > 一线手记

杂工费的“蹊跷”

发布日期:2018-05-04浏览次数:信息来源:宿城区纪委监委字号:[ ]

  “在村里干了一辈子的会计,老了老了被处分了,这全是我咎由自取的结果啊!”

  这一幕出现在去年8月份,那是我作为一名纪检新兵参与查办的第一个案件。

  当时,区纪委开展“两大一严”调片审查工作,各乡镇纪委实行异地互查。在调查过程中,我从罗圩乡冗杂的账目中发现一个村的账目不太对劲,有2个杂工的支出费用明显偏高,存在异常。

  我立即向组长作了汇报。带着怀疑的态度,检查组找来相关人员询问,详细了解账目的情况。

  在实行分开询问、隔离谈话的调查工作中,我们发现被谈话的两个人对于该支出费用的说法相互矛盾。最终,通过抽丝剥茧,层层深入调查,被谈话人终于在高压之下,吐露了实情。

  “我们村干部业余时间在一起没什么事做,就想着一起喝酒吃饭,增进一下关系。”村会计罗某说道。

  “作为村干部,公款吃喝严重破坏了基层干部的形象,引起群众反感,更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我直截了当地表示。

  在取得相关笔录后,检查组加快工作步伐,前往财政所、农服中心调出与这笔资金有关的全部台账。这个公款吃喝的案件证据确凿,被审查人不再心存侥幸,将村中公款吃喝的情况全盘托出。

  “吃一次饭也不少钱,个人的话负担不起,我们就想着以支付杂工费用的方式,解决平时公款吃喝费用,光2016年就支出了一万多块。”村支部书记陈某交代。

  经罗圩乡党委批准,对罗圩居委会党支部书记陈某、村会计罗某进行了严肃处理。

  陈某、罗某年龄都偏高,一个年龄70岁,一个年龄63岁。两人由于常年吃喝无度,均患上高血压、高血糖等疾病。我们按照相关规定,每次谈话过程中都配备有专业的医疗人员,对其身体进行检查,避免出现突发情况。

  “其实,我要感谢你们,虽然你们给了我一个处分,但是这个处分给得好,给得对。在你们调查期间,我就再也没有利用公款吃喝了,每天都回家和家人一起吃晚饭,吃点杂粮、喝点五谷,现在血糖血压都稳定了,家庭也和谐了不少,身体好了,肯定能比以前多活几年了。”70岁的老会计拉着我的手笑着说个不停。

  当我将处分文件给他时,他没有怨恨,没有沮丧,满脸都是灿烂的笑容,他在思想上的转变也让我获得了满满的成就感。(李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