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专家观点

张荣臣:不断续写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新篇章

发布日期:2018-05-03浏览次数:信息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字号:[ ]

  1883年3月17日,马克思的亲密战友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发表了讲话,他代表全世界无产阶级对于马克思的逝世表示了深切的哀悼,并对马克思一生为无产阶级事业所作的伟大贡献给予了崇高的评价和热情的赞颂。恩格斯说,正像达尔文发现有机界的发展规律一样,马克思发现了人类历史的发展规律,不仅如此,马克思还发现了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它所产生的资产阶级社会的特殊的运动规律。由于剩余价值的发现,这里就豁然开朗了,而先前无论资产阶级经济学家或者社会主义批评家所做的一切研究都只是在黑暗中摸索。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之际,重温恩格斯的这一讲话,深切缅怀马克思的丰功伟绩,倍感马克思主义真理的光辉,倍感中国共产党人责任的重大。

  马克思1818年5月5日出生于德国塞纳河畔摩塞尔地区的特利尔,在保留下来的他17岁中学毕业时所写的毕业论文《青年在选择职业时的考虑》中,我们就已经看出他志向的远大。马克思在论文中说: 每个人眼前都有一个目标,这个目标至少在他本人看来是伟大的。在选择职业时,我们应该遵循的主要指针是人类的幸福和我们自身的完美。如果一个人只为自己劳动,他也许能够成为著名的学者、大哲人、卓越诗人,然而他永远不能成为完美无疵的伟大人物。如果我们选择了最能为人类幸福而劳动的职业,那么,重担就不能把我们所压倒,因为这是为人类而献身。那时,我们所感到的就不是可怜的、有限的、自私的乐趣,我们的幸福将属于千百万人。我们的事业是默默的,但她将永恒地存在,并发挥作用。面对我们的骨灰,高尚的人们将洒下热泪。

  看到这里我们不禁感叹,马克思的这篇毕业论文仿佛是给自己一生所做的注脚。确实,我们可以拉出一长串书单:《黑格尔法哲学批判》(1843年)、《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1844年)、《论犹太人问题》(1843年-1844年)、《神圣家族》(1844年-1845年)(和恩格斯合著)、《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1845年)、《德意志意识形态》(1845年-1846年,与恩格斯合著)、《哲学的贫困》(1847年)、《共产党宣言》(1848年,与恩格斯合著)、《雇佣劳动与资本》(1849年)、《中国革命和欧洲革命》(1853年)、《〈政治经济学批判〉导言》(1857年)、《国际工人协会成立宣言》(1864年)、《法兰西内战》(1871年)、《资本论》(1865年、1885年、1894年),这些著述每一篇都是为广大无产阶级和全人类解放指路的明灯,都闪烁着真理的光辉。正如列宁1913年为纪念马克思逝世30周年而写的文章《马克思主义的三个来源和三个组成部分》中指出的,马克思捍卫了哲学唯物主义,用德国古典哲学的成果、特别是辩证法丰富了哲学,把唯物主义对自然界的认识推广到对人类社会的认识,创立了历史唯物主义,指明了被压迫阶级摆脱精神奴役的出路,把伟大的认识工具给了工人阶级。马克思论证并发展了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的劳动价值论,创立了剩余价值理论,阐明了无产阶级在资本主义经济关系中的真正地位,科学地论证了资本主义灭亡和社会主义胜利的必然性。马克思对资本主义作了科学的分析,说明无产阶级才是创立新制度的社会力量,得出了阶级斗争是划分为对抗阶级的社会发展的基础和动力这一结论。确实,在人类整个社会发展过程中,涌现出许许多多的思想家和理论家,他们都对人类社会的发展有巨大的影响。在这些思想家和理论家当中,马克思、恩格斯却有其特殊的地位。这是因为,在以往的思想家和理论家当中,绝少有反映社会底层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和要求的,更绝少有为社会底层和广大人民群众提供正确认识社会和改造社会并成为人民群众斗争的武器的。大部分的思想家和理论家,或是本身直接就是反映统治阶级的思想,或是在发展的长河中为统治阶级所改造和利用。但马克思、恩格斯的理论,就是代表全世界劳动人民的根本利益,并使自己的理论同群众的实践密切结合,所以说,马克思、恩格斯的理论是人类思想史上的伟大变革,是任何别的理论所不可比拟的。

  1991年8月,邓小平同志同几位中央负责同志谈话时反复强调,一定要坚持马克思主义,一定要坚持社会主义,老祖宗不能丢。他说:“我们搞改革开放,把工作重心放在经济建设上,没有丢马克思,没有丢列宁,也没有丢毛泽东。老祖宗不能丢啊!” “老祖宗不能丢啊!”邓小平同志的这一名言需要共产党人牢牢记住。老祖宗就是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基本原理,就是对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的基本信念,就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留下来的优良传统和作风。然而,伴随着我们的改革开放,特别是苏联解体、苏共垮台以来,对于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意义,一些人采取否定的态度,认为马克思主义已经过时了,没有生命力了;或者认为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是虚幻的,是不切实际的空想;或者对历史采取虚无主义的态度,否定中国革命的必要性。种种对待老祖宗不正确的态度,必然会影响到我们推进改革开放的进程。因此,强调老祖宗不能丢,就要求我们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这些老祖宗写过的东西,也就是认真读马克思主义的经典著作。当然,历史发展到今天,只有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系统掌握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才能完整准确地理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才能创造性地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去分析和解决我们面临的实际问题,不断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推向前进。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团结带领全党全国各族人民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提出了一系列具有开创性意义的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创立发挥了决定性作用、作出了决定性贡献。2018年4月2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五次集体学习时强调,与时代同步伐,与人民共命运,关注和回答时代和实践提出的重大课题,是马克思主义永葆生机活力的奥妙所在。我们要以科学的态度对待科学,以真理的精神追求真理,不断赋予马克思主义以新的时代内涵。要吸收人类创造的一切优秀文化成果,不断深化对共产党执政规律、社会主义建设规律、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认识,发展21世纪马克思主义、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续写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新篇章。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从理论和实践结合上系统回答了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什么样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怎样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个重大时代课题,回答了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总目标、总任务、总体布局、战略布局和发展方向、发展方式、发展动力、战略步骤、外部条件、政治保证等基本问题,并且根据新的实践对经济、政治、法治、科技、文化、教育、民生、民族、宗教、社会、生态文明、国家安全、国防和军队、“一国两制”和祖国统一、统一战线、外交、党的建设等各方面作出理论分析和政策指导。党的十九大通过的党章修正案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同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一道确立为党的行动指南。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思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点是从实际出发,从世情、国情和党情出发,既坚持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又紧密结合当代中国的实际,坚持和发展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继承和创新马克思主义,为发展21世纪马克思主义、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作出了历史性贡献。

  早在1945年,毛泽东同志在党的七大所作的口头政治报告就明确指出:“我们历史上的马克思主义有很多种,有香的马克思主义,有臭的马克思主义,有活的马克思主义,有死的马克思主义,把这些马克思主义堆在一起就多得很。我们所要的是香的马克思主义,不是臭的马克思主义;是活的马克思主义,不是死的马克思主义。” 如何使马克思主义香起来、活起来,必须和中国的实际相结合,因此,强调老祖宗不能丢,根本目的就在于掌握和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来解决我们面临的各种复杂矛盾和问题,把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伟大实践不断推向前进。把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结合起来,这是中国共产党建党以来的基本经验。可以说,正是由于理论与实际不断结合,中国共产党才兴旺发达,科学社会主义才在21世纪的中国焕发出强大生机活力,在世界上高高举起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并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改革开放以来,我们既没丢老祖宗、又发展老祖宗,既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又根据当代中国实践和时代发展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使马克思主义更好地发挥了对改革开放实践的指导作用,赋予了马克思主义勃勃生机。这是我们党的基本经验,也是我们今天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必须坚持的。(作者张荣臣系中共中央党校党建部教授)